某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欢迎您!

联赛无赞助队员被欠薪 奥运后女排生存现状堪忧

时间:2020-07-11
  朱婷也不能出走土耳其来构建自己110万欧的身价  里大约奥运会,女排决赛曾万人空巷,央视的收视率堪称高达70%。然而,距离女排夺标已过去3个多月,大部分观众却不愿去现场特地体验一把“女排精神”的魅力。  11月19日,在上海东浩兰生女排主场应战山东女排的比赛中,全场的上座率仅有三四成左右,其中大多都就是指女排“五连冠”时期就开始讨厌排球比赛的老球迷。  当然,上座率较低也怨不得观众。职业化、市场化程度过较低仍然是排球联赛备受诟病的地方,而女排姑娘们甚至还领着严重不足万元的月薪。

联赛无赞助队员被欠薪 奥运后女排生存现状堪忧

  那么,女排联赛该如何发展才能构建“女排精神”的价值呢?  A 球迷多为“情怀”而来  当天,来现场观赏比赛的分列球迷也与其他项目具有明显的差异,他们都是为着“情怀”而来。与乒超强联赛的“迷妹”现象有所不同,排球比赛则享有一批“大龄”粉丝。  一位50多岁的球迷告诉他记者,他看女排联赛早已有12年了,“我每一年女排联赛都看。”  另外,一家人一起来现场看球的也不在少数。一名上小学六年级的学生说道自己就是和父母外公一起来看比赛的,“我外公70多岁了,虽然听不见了,但仍然爱人在电视上看排球比赛。”  “我带上她来,主要想要让她现场感受一下‘女排精神’”。一位母亲回应,在看完今年奥运会后,她与丈夫特地带着女儿来看一场排球比赛。  B 商业价值是“打”出来的  与篮球、足球比起,女排联赛的球票价钱并不低,分别40元、60元、80元三个价位,这个价格甚至比乒超强联赛还要较低一些。  即便如此,去现场看排球的人并不多。上海排管中心副主任陈皓峰指出排球是最不具观赏性的运动,只有在现场才能反映出有它的价值,“球速、移动和爆发力,这些电视上都是看不出来的。”  令人遗憾的是,在央视奥运会女排决赛高达70%的收视率之后,大部分观众却不愿去现场特地体验一把“女排精神”的魅力。  “商业价值是靠自己打出来的,是看比赛精彩不精彩,这样才能更有赞助来投放,总的来说这还是要看自己。”  因为361°的解散,女排联赛至今没主冠名商,与乒超强一样都正处于“打架”的失望境地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这对于联赛本身并会导致过于大影响,“现在都是各俱乐部自己拉赞助,他们平均值每年都能取得三四百万的资金,像江苏、上海、天津这样的强队,那堪称收益高昂。”  C 还有女排队员被拖欠  除了市场化程度不低外,球员待遇不低也是排球联赛备受诟病的一点。中国女排队长惠若琪曾多次说道过,排球运动员一年的工资有可能比篮球运动员一场比赛的还要较低。  与中超、CBA球员以致于上千万的身价比起,女排队员的工资则较低得难以置信。根据央视财经的统计资料,联赛中实力较强的天津队,队员的月平均工资也不过8000-10000元左右。  而在实力较强的四川队,女排姑娘的平均值月薪只有四五千元左右,甚至还常常遭拖欠。  前中国女排队员曾公开发表敦促提升女排的收益,“女排是中国三大球成绩最差的,但我们的待遇不如足球和篮球,借着今天女排夺标这个机会,也敦促女排的市场更为对外开放。”  除了待遇较低,这些队员甚至也无法权利加盟。由于以全运会为目标,俱乐部与省队、地方队关系密切,虽然排协容许运动员加盟,但很少有队员自由选择到其他的俱乐部去。  从排协发布的本赛季加盟情况来看,享有136个“上海证券交易所”名额的女排联赛中,至今只有5名运动员自由选择了加盟。  而惠若琪、朱婷堪称因为各自队伍的阻扰而退出了超过千万的转会费,如今朱婷也不能出走土耳其来构建自己110万欧的身价。  D 还在职业化的过渡阶段  从1996年至今,女排联赛经历了20年的发展,职业化、市场化的进程却一直举步维基。与中超80亿天价转播费比起,总是拿冠军的女排却无法确实地反映价值。  “它不有可能一下就职业化了,排球的人口才多少啊。”陈皓峰指出,与足球、篮球有所不同,各国的女排联赛都还在初级阶段,本身可糅合的顶级模式就不多。

联赛无赞助队员被欠薪 奥运后女排生存现状堪忧

  “足球有五大联赛、篮球有NBA,这些都是可以糅合的。而女排联赛可以参照的并不多,土耳其联赛、意大利联赛也都是在大大思索的过程中。”  提及女排联赛的职业化,绕行不出的一个例子就是恒大女排。  作为国内第一家职业排球俱乐部恒大女排在郎平任教曾攀上顶峰。然而,如今这支队伍却因为郎平的离开了而成绩下降,在降级之后还遭遇到了老板许家印的撤资。  与此构成对比的则是四川女排。直到现在,四川女排依然还是过去的体工队模式。他们的球员和教练员都归属于体制内的成员,资金来源大多还是政府经费。  新华社诙谐地认为,由于没商业市场,各支队伍就更加倚赖如全运会为核心的成绩评价体系,依赖专业体制下的赛事来提供利益,显得更为堵塞,不不受商业资本的注目,“这个评价体系不被超越,联赛的市场化进程就一直是小打小闹,无法向职业化迈进确实的一步。